近日,一條消息在微博和很多論壇上瘋傳:寧波象山新橋鎮關頭村有個男的娶了兩個老婆,就在前一天晚上辦的酒席。一時間,網友一片嘩然,紛紛問:這是真的嗎�4月16日《今日早報》)
  某男娶了兩個“新娘”,這個不能成為事件的事情源發於寧波的某個村落,到後面成了電影《搜索》的現實復刻版:瞬間網絡爆炸,各大門戶網站幾乎都有這麼一條,議論者眾。接著當地的官方微博已經捕捉到了輿情熱點,趕緊跟進。後來,派出所、村委會、婦聯、宣傳辦等一系列部門都沒閑著。鬧到最後,某個版本的“真相”浮出水面。原來這是一起農村沖喜的鬧劇。
  何謂沖喜,或者在這個信息化很發達的時代下,沒有多少人能解釋出所以然。但是,看過這個新聞的人們,卻被男主角“左擁右抱,迎娶兩個新娘”給震住了。這其中糅合著很多複雜的情愫:這個社會咋這樣?婚姻還有沒有底線?憑什麼他可以娶兩個老婆?
  人性是複雜的,當一個衝擊著社會道德倫理的事情突兀地出現在我們面前之時,很多人會條件反射般地投以厭惡的情緒。“娶了兩新娘”的新聞雖然看起來級別不夠,但是契合了當下社會對於道德的連續性的爭論,所以很自然的成為了熱點。這一點也出乎當事人的意料。
  前幾天,中央紀委監察部網站發佈消息稱,四川省文聯原主席郭永祥因受賄、道德敗壞等嚴重違紀違法行為,被開除黨籍和公職。於是,關於“道德敗壞”的討論便成了網絡討論的關鍵詞。幾乎不需要發掘,我們就會看到很多落馬官員身上,他們的道德水準的確堪憂,其中男女關係的錯亂成了重災區。這都是事後曝光的,在還未落馬之前,這些官員們身上依然貼有“道德”的標簽。鮮衣怒馬,道貌岸然。
  可以肯定的是,最先被落馬官員們拋棄的,無疑是道德。在廟堂之高上,那些落馬官員們“滿嘴馬列,滿腹娼盜”。本來應該是社會榜樣的他們,卻瞬間成了社會道德的笑話。這種負面典型的發散作用,保不齊就給足了“娶了倆新娘”的心理暗示。
  很多人在內心中認為,在博得了權力和金錢的高峰之後,道德成了可有可無的附屬品,甚至是影響自己享樂的障礙。腐敗官員們如此想,而民間的某些奇葩估計也是這個思路。在“娶了兩個新娘”的新聞中,那個“新郎”花了兩百元來做樣子,內心無非就是“過把癮”。雖然只是形式上的,但有圖有真相之後,民眾就不淡定了。
  “既然是社會人,則應該遵守相應的社會準則,否則公然挑戰社會規則,得到的必然是消極的社會評價”,這是新聞背後的總結,也是廣大民眾的心聲。社會道德,既不是老百姓拿來窮開心的笑料,也不是位高權重者自以為有豁免權的私人領域。在社會轉型期的今天,它更應該是種稀缺資源。切記,當我們把社會道德玩弄之後,保不齊最後被玩弄的就是自己。
  文/謝偉鋒  (原標題:“娶倆新娘”是在消解稀缺的社會道德)
創作者介紹

wedding

qw68qwui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