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先良:各位媒體朋友,大家下午好!
  很高興再次與大家見面,正如大家知道的,5月8日我在這兒跟大家做了一個通報,此後歐陽玉靖司長也跟大家做了通報。
  今天為什麼要再次舉行媒體吹風會?我們認為,最近40天來發生的一些事情,我們需要進一步做出澄清。
  5月27日,中建南項目第一階段的作業完成以後,進入了第二階段,作業的海域還是在中國西沙群島中建島的近海。第二階段作業開始以後,越南方面還是出動了大量船隻,包括武裝船隻對中方的正常作業進行干擾,並且對中方現場的公務船進行衝撞,也包括派出蛙人等水下特工,還在這個海域裡面布放了大量的漁網、大型的漂浮物,對航行安全構成威脅。
  截至今天中午12點,越方在現場仍然有51條船,越方對中方作業區的衝撞次數累計達到了1547次。對於越方在海上的挑釁行為,中方不得不採取必要的防範措施,不得不派遣公務船到現場保障作業的安全,來有效維護正常的生產作業秩序和航行安全。
  5月2日以來,中方在各個層面同越方進行了30多次溝通,這種溝通每天都在進行。越方的非法干擾仍在繼續,並且散佈了大量與事實不符的言論,企圖製造新的領土爭議。
  西沙群島是中國固有領土,處在中國政府長期有效的管轄之下,與其他任何國家不存在任何爭議。中越之間在南海的確存在較大範圍的爭議,但不包括西沙。中越在南海的爭議圍繞的是南沙群島部分島礁的領土爭議和在南海海域的海洋權益主張重疊的爭議,其中核心問題是南沙島礁爭議,引起爭議的原因是越南非法侵占了中國南沙群島29個島礁。中方一直反對越方的非法侵占,要求越方從上述侵占的中國島礁上撤走一切人員和設施。中方維護南沙主權的決心堅定不移。中國希望發展良好的中越關係,但是我們不能夠放棄原則,特別是在領土主權這個問題上。中方要求越方尊重中方的主權權力和管轄權,立即停止對中方作業任何形式的干擾,撤走在中建島南部這個海域所有的船隻和人員,使海上儘快恢復安寧。同時,我們必須敦促越南方面停止歪曲和捏造事實,製造所謂西沙爭議的言行。中越之間的溝通也是暢通的。中方也將繼續同越南方面進行溝通,力爭妥善處理當前事態。
  上次我在跟各位媒體朋友通報情況的時候,大家都希望看到中方供現場的一些情況。我們做了一個視頻,也提供一些照片,請大家先觀看,然後我再回答大家提出的問題。
  第一段視頻。5月2日,越方KN762號船主動撞擊中國海警46001號船,導致中方海警船前甲板右護欄損壞。
  第二段視頻。越方KN762號船撞擊中國海警46105號艇,導致中方艦艇前甲板左旋護欄損壞。大家可以看到越方船隻右側形成的波浪,這表明它在主動移動,而不是中方的船在移動。海上主動撞擊的船隻會形成波浪,停著不動的船受浪的影響就會發生相向位移。
  第三段視頻。5月3日,同樣是KN762號主動撞擊中方的46001號艇,導致中方船隻左旋護欄損壞,部分船體也受到損壞。
  第四段視頻。越方在海上布放了大量影響甚至破壞航行安全的大型障礙物。視頻顯示,我們的海警船在打撈越方布放的障礙物。目前我們已經撈上來30件大型障礙物,這些物體對航行安全構成極大的威脅。不僅對中方在這個作業海域船隻的航行安全以及作業安全構成威脅,由於這個海域也是南海海域一條非常繁忙的國際航道,越方行為也極大地威脅了其他過往船隻的航行安全。這種做法是對航行自由和安全的公然挑戰。中方不得不派出一定數量的船隻在這個海域甚至更遠的海域去打撈這些障礙物。
  這些照片主要是越方船隻撞擊中方船隻、中方打撈越方故意布放的障礙物情況。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越方布放的這種大型漁網對所有航行的船舶都是最危險的。大家都知道,所有的船舶底下都有螺旋槳,一旦攪上這種漁網,對整個船舶將是極大的破壞。
  問:中國新聞社。剛纔易先良副司長給我們介紹了海上的一些情況,現在還想問一下,現場現在的情況是怎麼樣的?另外雙方現場現在有多少船隻?第二個問題是,有媒體報道說,越南方面宣稱,中方在作業海域撞沉了一艘越南漁船,並且阻止越南方面對落水的漁民進行施救,請介紹一下中方瞭解到的情況。
  易先良:目前,越南方面在現場仍然有51艘各類船隻對中方進行干擾。
  我必須再強調,越南方面的船隻是從它的港口行駛了150多海裡的航程專門到中方作業的海域來主動進行干擾和破壞的。目前在作業海域,中方的船隻數量——包括作業的輔助船和公務船是71艘。我們面臨的問題是,在海上要防止衝撞造成重大損害,這個難度非常大。但是我們目前採取的所有措施都是極為剋制的。大家剛纔看了視頻和圖片。越南的行為實際上是在挑戰海上的航行自由和安全,不但挑戰中國的主權權力和管轄權,還挑戰了整個國際社會普遍遵循的基本準則,也就是維護和保障航行自由與安全。越方這種危險行為違反了《聯合國憲章》、《聯合國海洋法公約》以及《制止危及海上安全行為議定書》在內的一系列國際法。中方派出一定數量的公務船到現場去維護正常的作業秩序是不得已而為之。中方在現場面臨著破壞與反破壞、干擾與反干擾的壓力。凡是能夠客觀公正看待當前局勢的,不管是機構還是人士,都能夠得出這麼一個結論,就是中方始終保持了高度的剋制。
  至於你提到的第二個問題,越方所謂中方撞翻一條越南的漁船、並且阻止越南方面施救,這完全不是事實。實際情況是,5月26日下午,在這個作業海域,一條越南的“漁船”——這個“漁船”是需要打引號的——不顧中方的反覆勸阻,強行衝撞981平臺警戒區。目前是漁季,中方也有漁船在這個海域作業。它撞了一條中國漁船以後,側翻過去了。船上的人員很快全部被救了起來。當時中方在現場有海事救撈船,我們準備施救,但是越南30多條船很快就把這條漁船所在的海域包圍起來,中方無法接近。這些“漁民”的稱號也要打引號。從這些“漁民”的動作看,他們在簡單的協助之下就上到其他船上,這些“漁民”也不一定是漁民。越方個別媒體對這個事情的歪曲報道,我的理解是別有用心。必須指出,多年以來,在西沙、南沙海域,中國曾經無數次救助過越南的漁民,越方對我們也表示過感謝。儘管在這個海域我們發生了我們不願看到的情況,越南做得非常過分,但是對於任何人落水了或者是出現某種程度的海難事故,我們的船隻會嚴格按照國際法和中國國內法的規定採取救助措施,更不可能出現所謂的阻止救助。越方純屬編造謊言、歪曲事實。
  問:《人民日報》。我有兩個問題。第一個是,中方強調,西沙群島是中國的領土,沒有任何爭議。但是越方宣稱西沙群島是越南的領土,至少是有爭議的。中方如何看待越方的領土野心?第二個問題,我們註意到在越方聲稱對西沙群島主權擁有充分的歷史和法理依據時,列舉了舊金山會議、日內瓦協定、中越兩黨兩國領導人會談等情況說事,這些證據是否根本站不住腳?
  易先良:我想先回答你第二個問題。西沙群島沒有任何爭議,這有充分的歷史法理依據,不是說你說有爭議就有爭議。在21世紀的今天,任意主張對他國領土聲索的話,那這個世界可能要大亂。你說越方列舉所謂的《日內瓦協定》、《舊金山和約》以及1975年中越領導人的會談說事,這些完全不能證明越方有理由提出這種聲索。恰恰相反,它證明瞭中國對西沙群島的主權是毫無爭議的。我可以跟你從幾個方面來說明這個問題。
  第一點,中國人最早發現、最早命名、最早開發經營西沙群島,中國政府最早對西沙群島行使管轄和行使主權。早在公元14世紀,中國政府就已經把西沙群島置於自己的管轄範圍,比越南拿出來的所謂17世紀的證據要早700年。
  第二點,越南方面還經常講,在法國殖民時期,法國曾經主張過對西沙的主權,越南對西沙的主張是基於它對殖民政府所擁有權利的繼承。這毫無根據。法國承認中國對西沙群島的主權。1921年8月22日,法國內閣總理兼外長百利安在西沙群島問題上承認:由於中國政府自1909年已經確立了主權,我們現在對這些島嶼提出要求是不可能的。後來法國政府採取了一些行動,中國政府表示堅決反對,進行了交涉和鬥爭。這有大量的歷史史實來證明。
  第三點,根據二戰後《開羅宣言》等一系列國際文件的規定,包括西沙群島、南沙群島在內的日本侵占的中國領土均應歸還中國。越方提到所謂1951年的《舊金山和約》。實際上中國在1951年之前,也就是二戰結束以後,就完成了對西沙和南沙群島這些失地的收復工作。西沙群島最大的島礁為何叫永興島?就是當時的中國政府在1946年到1948年期間,派出了4條軍艦到西沙和南沙去收復這些島礁,永興島的名字就是因永興艦而命名的。南沙中業島、太平島等,都是由當時收復這些島礁的艦艇或者軍官名字命名的。所以何談1951年《舊金山和約》再來確認所謂的越南在西沙的所謂權力?另外,1951年,周恩來總理兼外長就舊金山會議發表了明確的聲明,指出西沙、南沙群島和東沙、中沙群島一樣是中國領土。越南所謂沒有任何國家提出異議,這顯然也與事實不符。
  至於談到1954年的日內瓦會議,稍微有歷史常識的人都知道,該會議的目的是和平解決朝鮮問題和當時的印度支那問題,會議的議題以及所達成的《日內瓦協定》,跟西沙、南沙群島沒有任何關係,也沒有提到西沙和南沙群島。所以越南方面拿出這麼一條毫無關係的所謂依據來主張所謂的權力,是完全站不住腳的。
  第四點,在上世紀70年代以前,越南的官方文件、教科書、地圖都明確承認西沙群島、南沙群島是中國領土。1958年,當時的越南總理範文同照會周恩來總理,針對中國在1958年9月4日發表的關於領海決定的聲明,越方明確承認西沙、南沙都是中國的領土。這裡面有一個法律問題。越南提及,說當時只承認中國有12海裡的領海,是對中國12海裡領海主張的承認和尊重,不包括對領土主權的認可。這顯然說不通。因為中國政府當時的聲明是對全世界發表的,基於50年代的四個海洋法公約,當時各國都把領海由3海裡擴展到12海裡,中國根據當時的國際法做了聲明,越南照會中方,贊成、尊重中方的聲明。這個聲明裡面的內容非常明確地講到,西沙群島、南沙群島、中沙群島、東沙群島以及其他一些中國的島礁都享有12海裡領海的權力。所以有法律常識的人都不難看出,範文同總理的照會在法律上是絕對不能否定的。不能否定什麼?就是不能否定越南政府對中國在西沙、南沙和其他島礁的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的承認與尊重。
  第五點,越南方面最近突然聲稱,中國是通過武力占領了西沙群島,這個與事實不符。1974年1月,中國的西沙守軍趕走了入侵西沙群島珊瑚島和甘泉島的南越西貢當局軍隊。請大家註意三個關鍵詞。第一個,中國西沙的“守軍”。什麼意思?意思是中方在西沙是有駐軍的。第二個,南越的軍隊侵入了其中“兩個”島。西沙群島總共有30多個島礁。第三個,我們的守軍“驅離”侵略軍。驅離性質是什麼?《聯合國憲章》規定了對領土受到侵犯時的自衛權。1974年1月發生的事實是,中國的守軍驅離了在兩個小島上南越的西貢軍人。我可以告訴大家,現在這兩個島基本上還屬於無人島,西沙群島有些島礁不是特別適合人類居住。當時南越偽軍企圖偷偷侵占兩個島礁,中方予以驅離。這也就是中國老百姓通常講到的西沙之戰的故事。所以到今天,越南說中國通過武力占領西沙群島,完全是捏造。
  第六點,越南方面聲稱,根據1975年9月中國領導人和越南領導人在會見時的一段談話,中方說西沙問題是可以談的。這個完全是錯誤的。越南影印的是中國1988年5月13日《人民日報》刊載的一個備忘錄。這個備忘錄記載很清楚,中國領導人表示,中國方面有充分的材料證明,西沙群島和南沙群島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領土,這個是前提。而越南方面現在卻斷章取義,歪曲事實,曲解中國領導人談話,以此來證明它可以提出對西沙群島的主權要求。這種說法完全站不住腳。
  上述幾方面可以看出,西沙毫無爭議。
  回到你提到的第一個問題。我要強調,根據剛纔我給大家介紹的系列證據,西沙群島沒有任何爭議,中方不可能就所謂的西沙爭議跟任何人進行談判。藉此機會我也必須重申,中越之間的爭議重點在南沙,其中最突出的問題是越南侵占了中國南沙的29個島礁,中方從來沒有停止過要求越南從中國的島礁上撤走一切人員和設施,中方維護主權的決心意志和能力不容任何人懷疑。同時我們一直主張,與越南方面通過直接、雙邊談判和協商解決南沙爭議。
  多年以來,我們從中越關係和地區大局出發,對越南在南沙的侵權行動保持了極大剋制,如果越南方面想利用中方在南沙爭議問題上的剋制來炮製西沙爭議,我想越南方面的算盤完全打錯了。如果越南有這種幻想,那麼這種幻想的消極影響和後果是非常嚴重的。
  問:德國《世界報》。我有兩個問題。首先剛纔你談到,中國是被迫派出了一些政府公務船維護這一地區的安全,你能不能具體或者更加直接地向我們介紹一下,中國派出的是哪些類型的船隻,現場的情況是怎麼樣的?第二個問題是有關鑽井平臺的。我們對於鑽井平臺的運營或者說作業的狀態並不是特別瞭解。它現在還在作業過程當中嗎?中國準備在這個地區持續作業到什麼時間?是否有下一個作業地點?
  易先良:第一個問題。目前中方在海上的船隻有兩類,第一類就是作業船隻,包括輔助船、運輸船、補給船。第二類。就是中國海警的船隻。派出中國海警的船隻,坦率地講,我們是不得已而為之,正常的海上商業、開發活動,不應該派出這麼多船去從事保安工作。我們在海上有很多平臺,我們有些平臺,一條護衛船都沒有,為什麼?因為不需要。除了平臺上有作業人員以外,周圍沒有任何船隻和人員。我們被迫派出數十條海警船隻,實屬無奈,因為我們作業平臺時刻面臨50多條船的衝擊。50多條船從不同方向衝撞過來,作業平臺固定不動。請你們相像一下是什麼情況?如果我們不派出一定數量,足以保障安全的海警船隊,不但合理合法的作業不能進行,平臺也將受到巨大的威脅。這個平臺的體積非常大,自身沒有任何防止破壞和干擾的能力。剛纔大家看到,越南方面布放的這些大木頭、大漁網,如果接近了平臺,就會對平臺造成不可想像的破壞。我必須要強調的是,中方所採取的措施是最低限度的,也是最剋制的。我個人判斷,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做不到這種剋制。這種剋制是因為基於中越之間的關係,基於我們作為地區主要國家之一,要維護和平穩定,也基於我們中越之間、特別是去年以來在海上的合作勢頭。我們在保持剋制的同時,敦促、要求越南方面立即停止干擾。凡事都有一個頭,如果沒有頭的話,一旦出現嚴重事態,中方也不得不採取必要的措施,保障我們的作業安全,保障我們的平臺和人員安全。我們同越南方面每天都在溝通這件事情,我們希望我們之間的溝通能有一個良好的結果。
  問:《中國日報》。根據中方發佈的航行公告,有關作業是否將於8月中旬結束?中方對下一步安排有何考慮?
  易先良:這一次作業實際上是10年前,也就是2004年以來作業的延續。中國企業2004年就在這個海域進行地質調查,去年進行了兩個多月的三維地震作業和井場調查。目前,我們所從事的作業就是去年井場調查以後確立的鑽探作業。鑽探作業,通常有一個自然常規的執行過程。根據計劃,現階段的作業應該是8月中旬前就結束。至於下一步,我個人的判斷是有關企業應該根據他們的技術和商業需求,對這一輪作業進行地質方面的評估,再做出安排。但是,到了7月底、8月初,南海進入了颱風季,這個地區作業是比較困難的。所以上回有媒體問我,為什麼作業安排在這個時間點進行?因為南海的自然因素,它最佳的作業季節就是3月底、4月初開始,到7月中下旬這個時間段,往前往後氣象因素都非常複雜。當然我必須強調,這是企業的技術和商業活動,我想他們應該根據目前的情況,主要是地質方面的評價再來進行判斷。
  問:法新社。剛纔你展示的視頻和照片是5月2日拍攝的。能不能向我們介紹一下,為什麼經過了40天才公佈這些5月2日的視頻和照片?
  易先良:中方企業從事的是一個正常的作業,我沒有必要去刻意安排任何媒體,任何人或者專業人士把這些東西照下來。你可以看到,我們很多照片和影像拍得很不專業,有些是我們海警或者是作業船上的工作人員用手機拍的。我們一直認為中越之間應該有溝通的方式和手段來解決我們之間的爭議,沒有必要通過媒體去炒作這件事情。但是40天來,越南方面在媒體上進行了大量炒作,還派了大量專業記者到現場去進行拍攝,甚至製造事端,拍攝以後大量放到網上去渲染,這種做法解決不了任何問題。在座的媒體朋友,我們希望你們能夠為中越之間通過溝通、協商解決問題提供一個良好的輿論環境。我今天再次來向各位媒體朋友做說明,就是要把有些事實真相告訴大家,我並無意炒作這件事情。只有把事實真相說清楚以後,我相信良好的輿論環境才能夠建立起來,也才有利於中越之間坐下來心平氣和地協商解決目前所存在的問題。
  問:中國新聞社。你剛纔談到中越之間的溝通問題。我最近看到報道,越南消息人士稱,5月以來,中方已經多次拒絕越方提出的舉行中越領導人通話、越方派特使訪華、安排高級別會談等一系列建議。請問越方的說法是否屬實?
  易先良:這個說法完全不是事實。5月2日到今天,我們已經溝通過30多次,並且多數的溝通是中方主動提出來的。我們在這個問題上持積極和開放立場,這種所謂中方拒絕溝通、拒絕對話的指責,我不知道其用意和目的是什麼。但是我知道越方個別人可能在為尋求所謂另外一個途徑解決問題創造某種條件。所謂另外一個途徑,就是訴訟途徑。提起訴訟有一個前提,就是拒絕對話溝通或者是雙邊溝通手段已經窮盡,因此製造這種謠言或者歪曲事實。如果是為了提起訴訟的話,那我必須講,這個算盤就更打錯了。中方會繼續盡最大努力與越方保持溝通,中越之間的問題從來都是通過雙邊溝通協商,最終尋求一個妥善解決的辦法。我們有這個信心,我們有這個智慧,我們也有大量成功的經驗。
  問:中央電視臺。有兩個問題。中方此次向聯合國等國際組織散髮譴責越南的照會,外交部上周也在官網上公佈了譴責越方挑釁的文章,請問中方這兩個行動是否是在向國際社會尋求理解和支持?第二個問題,你剛纔提到了訴訟。越方稱將就中越南海爭議問題提交國際仲裁或者國際司法,中方將如何應對?
  易先良:先回答你第一個問題。由於越方最近散佈了大量不實言論,有些純屬故意歪曲、捏造事實,中方理所當然要通過適當的方式來予以澄清,這就包括我們向有關機構遞交說明文件。這個說明文件與我們外交部前幾天官方網站所發表的文章是一致的。中國反對將有關問題擴大化、多邊化、複雜化的立場沒有任何變化,我們堅持通過雙邊協商解決問題的立場也沒有變化。我們相信國際社會能夠堅持正義,客觀公正看待有關問題。
  關於你提的第二個問題。剛纔我實際上已經部分回答了。越方無論針對什麼目標或者所謂標的提起訴訟或者仲裁,在法律上都不存在基礎。我們有充分的歷史依據和法理依據來證明我們的主張,我們的行動是合理合法的。至於越方可能就海域問題、甚至對中國的領土主權提出所謂訴訟,中方絕不接受。我們處理這個問題的立場非常清楚,不接受國際訴訟或者仲裁管轄,這一立場符合國際法規定,也是國際法包括《聯合國海洋法公約》賦予中方的權力。目前有34個國家根據《聯合國海洋法公約》做出了與中方類似或者是相同的聲明,也就是說,在領土和海域劃界問題上,不接受或者排除國際仲裁或司法管轄。中方和其他相關國家在國際法上享有的這個權力應該得到尊重。強迫一個國家接受國際司法或者仲裁,從國際法理論上講違背了國家主權平等原則,也不符合有關國際法實踐,以及《聯合國海洋法公約》的有關規定。
  至於中越之間的爭議,我剛纔已經講了,解決中越雙方之間的矛盾、分歧、爭議,我們有大量的成功經驗。這就是通過雙邊談判協商解決問題。我們通過將近30年的談判解決了陸地邊界問題,經過26年的談判解決了中越北部灣的劃界問題。2011年中越簽訂了指導解決海上問題基本原則協定。這個協定明確要求,在尊重歷史事實和國際法的基礎上,妥善處理和解決雙方海上爭議。所以我相信中越之間有耐心、有智慧通過雙邊渠道來解決我們之間的問題。
  問:日本朝日電視臺。你說越方撞擊中方船隻1千多次,那中方公務船主動衝撞多少次?漁船主動衝撞了多少次?還有你剛纔視頻介紹的KN762是公務船還是漁船?
  易先良:我剛纔講到的衝撞,都是越南方面主動發起的,中方被迫進行必要的防衛。你們從有關視頻上看到,是越方主動出擊,我們作業是固定的,你越方船隻往裡擠、撞,我們去擋,是我們主動出擊還是越方主動進攻?我們是靜止的,越方主動跑了150海裡過來,不斷地從各個方嚮往里沖。並且,越方不主動衝撞,中方不會採取任何行動,因為我們需要為作業提供安全的合理範圍,你在這個範圍之外,我們不會去採取任何行動。但是你要往裡沖,我們就必須採取一定的防衛阻擋,你能說是我去撞他嗎?
  中方今天在作業現場是71條船,30餘條海警船,其他的是作業輔助船。你可以想想,我們是71條,對方是51條,我處在這個地方,要為這麼一個非常大的作業裝置,也就是981平臺提供保護,這個難度可想而知。海上是開放的,四個方向都可以過來。所以中方在高度剋制的情況下,採取必要的防護措施,無可非議。
  問:美聯社。越南方面說中方曾經往這個海域派出海軍艦艇、戰艦,是否屬實?
  易先良:由於越南方面蠻橫無理的干擾迫使我們不得不出動海警船,去採取最低級別、最低限度的防衛行動。但我要奉勸越方,應立即停止一切干擾行動。
  問:中國國際廣播電臺。我們註意到越南聲稱,近期國際社會在多個場合發聲支持越南和平解決爭端的行動,請問中方是否認為這是越南方面在自行吹噓?
  易先良:我也註意到越方這一表態,坦率地講,這一表態令我感到很吃驚,它完全背離了事實。首先要看到,對於越南方面所聲稱的一些國家和國際組織包括一些他們的領導人支持越方的立場,這些國家和國際組織已經進行了澄清。或許你已經註意到,今天新華社有一條消息,聯大主席阿什辦公室就越南媒體歪曲報道專門進行了澄清。一些國家和組織已經對越南媒體歪曲事實甚至是捏造事實的報道表達了強烈不滿。當然也有極個別的國家不顧事實,不顧真相,也不講法律,出於一己私利,故意搬弄是非,唯恐天下不亂。我們敦促這些國家回歸理性。世界上絕大多數國家和國際組織都保持了客觀公正立場,沒有在這個問題上附和或者是支持越南的無理主張,這是基本事實。
創作者介紹

wedding

qw68qwuie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